快捷搜索:

纽卡斯尔租房网之脱欧将多大程度影响英国移民

纽卡斯尔租房网之脱欧将多大程度影响英国移民?。近期脱欧公投的结果产生了起伏性的波动,一度领先的“留欧派”被再度反超,双方的拉锯战持续胶着,而相应的“撕逼”论辩也愈发白热化。笔者在此并不欲纠结于分析内里的政治角逐,对“牛李党争”也缺乏必要的专业兴趣。本文是基于我对英国签证的理解与经验,旨在分享一些对脱欧后英国各签证类别(尤其是大家关心的一些签证,比如十年永居)的变动预测与看法。十年永居是否会取消?




第一, 作为一个定居类签证中重要的一环,long residence route被完全取缔的概率为0;

第二, 多长的年份算long residence,取决于内政部综合衡量的决定。

第三, long residence的法源出自《欧洲人权公约》,而非欧盟的《里斯本条约》等欧盟条约,因此退出欧盟并不意味着十年永居必然取消,而取消十年永居则意味着英国对《欧洲人权公约》的彻底背反;

第四, 最坏的替代性做法就是延长long residence的年份,比如从10年延长至14年;结论:从目前的实践来看,十年的审核强度较以往大大提高。由于缺乏其他正式或非正式的经验证据指向延长10年的要求,而近20年来移民局只是不断细化10年永居的各种条件,因此短时间内不可能存在任何重要的政策变动。临近10年的申请人不必担心,但一定要特别警惕材料的充分准备。EEA Family Permit与自由迁徙权的迷局与困境十年永居从根本上仍然属于援引英国内国法的条款,因此任何变动主要是根据英国本身的实际情况来考量。

相对而言,作为欧盟人士的家属,要定居在英国,主要的法律依据则是The Immigration (European Economic Area) Regulations 2006。简而言之,也就是援引欧盟法。因此,一旦脱离欧盟,不仅要限制欧盟人士的自由迁徙权(即使不脱离也会限制),连带地势必会影响其家属的欧盟法权利。其实,以欧盟家属身份定居英国与以欧盟家属身份行使自由迁徙权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冲突。未来可以想见的是,以欧盟qualified person的家属身份留在英国将变得愈发困难。

欧洲人权法及其他在一些人权法案例中,法源自《欧洲人权公约》Article 8的Right to private and family life和Article 3的Right to life最常被适用。就对应的签证类别而言,直接或间接适用的表格包括FLR(FP)、FLR(O)、FLR(DL)。从实践的经验来看,虽然这些居留类签证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欧洲人权法,但只要实际情况中申请人足以证明他与英国的联系足够紧密,获签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移民局(包括法院)也形成了一套较为严格、规整的评判体系(尽管没有客观的记分制系统)。

因此即使脱欧,对这类申请人影响不大。此外,还有一些即使其他律师同行也不常知晓的定居路径:20年长期居留(不管合法或非法);七年以上的连续居留(申请时小于18岁);连续居留英国,且居留时间超过其整个生命的一半以上(申请时在18岁-25岁之间);未居住满20年但在离英目的国没有任何社会连带(申请时18岁以上)。这些都已深深嵌在英国移民法的人权体系之中,也不会受脱欧的负面影响。刘律师专业点评其实大叔本人,并不支持、也不相信英国会/能够(实质上)脱离欧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